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,社会事业的发展滞后。医疗、住房、教育、社会保障等一系列社会问题不断暴露,导致经济发展与社会发展不平衡。究其原因,主要有国内生产总值的经济增长观压倒性、经济政策与社会政策的混淆、市场职能和政府职能错位等,解决这种失衡的措施是明确政府和市场的“双手”职能,改变经济增长方式。关键词:经济发展;社会发展;经济政策;社会政策;改革开放以来,中国经济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,曾被誉为“经济奇迹”。

但是,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,社会事业的发展相对滞后。医疗、住房、教育、社会保障等一系列社会问题不断暴露,导致经济发展与社会发展不平衡。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,人民没有得到更多的利益。看病难、上学难、住房难、社会保障不足等社会问题正在成为社会现实,亟待解决。中国经济正在健康稳定地发展,这种不平衡必须纠正。经济增长与社会发展不平衡的原因(1)国民生产总值的压倒性经济增长观。思想决定行动,什么想法决定行动。

在改革开放的过程中,经济增长已经成为第一个目标,这个目标曾经被认为是压倒一切的目标。在一段时间内,在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,国内生产总值的领导思想是多种多样的。当然,全部为国内生产总值将把经济增长放在社会发展之上,即使牺牲社会发展的部分利益来服务于经济增长。GDP压倒性的经济增长观将对社会发展产生严重的挤出效应,主要是通过社会的初级化和再分配形成的。在这种发展观下,经济增长是目标,经济增长成果的初始分配难以形成公平分配。

相反,它向政府税收和企业利润转移,以更好地利用收益继续投资,然后再促进增长,生产更多的商品。相比之下,居民收入的相应增长是有限的,其固有的消费需求相对受到限制。在再分配中,国家财政作为分配的主体,在一定的条件下,支出结构倾向于生产性投资,而教育、医疗、社会保障等方面的相对投资模式受到限制,原因很简单,这类投资模式有利于经济增长。当然,为了促进民生的发展,大量的生产性投资转移到了民生的基础产品上。但事实并非如此。

众所周知,消费民生产品是人民利益的体现。即使我们投资于民生产品的生产,也很难形成有效的居民消费,因为居民收入在社会保障和初次分配方面相对滞后。例如,在全国70个大城市里,一个大学生要花15到20年的时间买一套不吃、不喝、不生病、不旅行、不穿衣服的房子。在北京和上海等城市,寿命延长了。我们都知道,一个人的有效工作时间不超过20年,这让公众感到不知所措?(二)经济政策与社会政策相混淆。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,经济政策是回到市场的市场化竞争,而社会政策主要解决公共产品和服务的问题,这部分应退出竞争领域,从市场中恢复。

在我国经济发展中,把经济政策与社会政策混为一谈,把本应恢复市场的市场推向竞争领域的市场,市场可以解决。改革开放前,社会保障、医疗、教育、住房等基本由政府提供。即使从市场经济的角度来看,这种模式似乎也不太错误,因为即使在市场经济高度发达的国家,如医疗、社会保障、教育和房地产,政府不仅投资于私营部门,而且投资于高度社会化的领域。有非常严格的限制,这些地区也是政府投资最多的地区。要解决社会服务问题,必须完善社会政策。

但在某些地方,我们盲目追求市场经济,在竞争领域大规模地将民生社会服务转向市场。以教育为例,以市场化政策推动教育改革是经济社会政策混乱的典型案例。教育作为一项公益事业,不能通过市场机制来发展。教育本身不能赚钱,但对教育的投资是政府投资中最有效的。在再教育市场化的过程中,我们看到了三种情况:一是学校忽视了教学质量,盲目扩大招生规模,以获得更大的经济效益;二是高校培养的学生难以满足社会发展的需要,造成了严重的社会影响。

就业问题;第三,学费上涨导致一些农村学生无法上学。以房地产市场为例,房地产问题是社会问题被简单地推到经济领域的又一个生动的例子。房地产市场竞争的结果就是今天的形势。在供应有限的情况下,市场只能解决高收入人群的住房问题。对于中低收入阶层的住房,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离不开政府的援助,即使是政府本身的责任。但是,在现行的制度安排下,地方政府显然不能让地价卖得太低,所以我们可以看到,一方面,地方政府对经济适用房明显缺乏兴趣,另一方面,如果房价下跌,首先要担心的是地方政府和一些地方政府。

甚至不惜一切努力用人民的税收来支持市场。(三)市场和政府职能错位。在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,市场是一只看不见的手,政府是一只看不见的手。只有两手空空,才能促进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的协调发展。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错位的根本原因是市场和政府职能的错位。在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,政府和市场错位的主体是市场经济体制、宏观调控、资源配置等。在经济调控中,政府过于依赖宏观调控,主要是通过行政审批,即通过行政力量配置资源,而不是致力于建立和完善市场经济体系,而是频繁地实施宏观调控。

经济调控。如果政府的宏观调控过于活跃、过于频繁、行政手段的频繁使用,将会干扰经济秩序本身的内在规律,造成头痛、脚痛的负面后果。(二)纠正经济增长与社会发展不平衡的状况;(一)明确政府和市场的“双手”作用;(一)政府能做的事情只能是:1)提供社会保障、医疗保健、教育等社会公共服务,以及高效、廉洁的政府服务。这些公共产品或准公共产品领域通常由政府提供。2。维护社会公平正义,这比经济增长更重要。三。不断完善市场经济体制机制,公平竞争,吸引人才,改善制度安排和经济效益环境。

(二)改变经济增长方式,放缓、改善和调整结构,追求经济增长质量和效益。转变经济发展方式,必须把民生放在首位,把民生作为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起点和落脚点。初级分配与再分配都处理效率与公平的关系,再分配更注重公平。努力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,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。参考王爱雪:《社会事业在促进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中的作用》,载《江淮论坛》2010(06)。2姚乐:《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矛盾、困难和出路》江汉论坛2010(11);吴春雷:《以改善民生为出发点和立足点,保持经济增长》经济研究指南2009(18)。

4。晶林波。我看到J.理论观点。2011年(06年)。徐佩华。华东交通大学学报。2008年(03)。六个序言。经济社会协调发展研究J。西南财经。2007年(06年)。7周群安。上海市社会事业金融投资与经济增长的关系分析。统计科学与实践。2010年(03)。王浩。城市趋势经济政策与城乡收入差距扩大J。农业经济。2008年(08年)。陆云航。加快政府改革,转变浙江经济发展方式。2008年(16)。蒋家良。

j.过渡时期地方政府治理的财务审查。2011年(01)。